威廉希尔又迎暑期 蓟州民宿老板开始忙碌起来

内容提要:今年年初,威廉希尔新冠疫情袭击津城,天津成为首个和奥密克戎“短兵相接”的城市。上半年,在新冠疫情反复的情况下,不少人感受到生活压力的加剧,特别是因为疫情需要暂时关停的一些服务行业,更是一直处于“寒冬”中。

开栏语

今年年初,新冠疫情袭击津城,天津成为首个和奥密克戎“短兵相接”的城市。上半年,在新冠疫情反复的情况下,不少人感受到生活压力的加剧,特别是因为疫情需要暂时关停的一些服务行业,更是一直处于“寒冬”中。不过,暗夜终会过去,黎明就在眼前。7月9日,天津开展了新一轮全域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全市未发现新增本土新冠病毒感染者。“唯有烟火气,最抚凡人心。”天津的大街小巷逐渐恢复原有的热闹,人流渐增,烟火重燃。这才是这座城市该有的样子,天津人用自己乐观、积极、向上的哏儿都精神,又一次打赢了这场防疫战。

“周末再帮我找两个帮手吧,咱这客人越来越多,有点缺人了。”进入7月,蓟州盘山官庄镇“远山近舍”民宿的老板王女士开始忙了起来。早上派弟弟去市场采购新鲜蔬菜,她自己则照顾孩子,留在市区的家里,通过电话和微信与客人沟通订房,从早到晚,手机一直插在电源上。这样忙碌的景象,她已经盼了半年了。

从6月30日起,蓟州区文化和旅游局发布公告,调整农家院常态化疫情防控政策,不再查验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受到今年天津本土多轮疫情的影响,像王女士这样的农家院老板,几乎每一天都在期盼中度过,“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我希望有关部门对于疫情防控的政策越来越宽松,只要能正常营业,我们就能看到希望。”

本地人成民宿消费绝对主力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多个地区暴发,跨省旅游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还能去哪玩儿”成为不少天津市民关注的热点。受到出行限制,天津周边的乡村游火爆起来,不少投资者看到这一商机后,开始进入民宿市场。

2021年,原本在蓟州盘山附近的玉石庄村投资了一家民宿的王女士选择扩大规模,在距离盘山不远的石佛村又投资百万元,承包了两栋小楼,取名“远山近舍”。“2020年和2021年可以说是蓟州民宿的红利期,很多天津市民不能出市,都选择来蓟州玩,基本上6、7、8这3个月,就能把一年的钱都挣出来。”王女士回忆说,那会儿民宿经营者越来越多,也涌入了一些想挣快钱的投机者,对市场有一定冲击。

当年年底,随着天津本土新一轮疫情暴发,蓟州的所有民宿和农家院都处于关闭状态,随之而来的是一波民宿的关门潮。“我在玉石庄村那边的民宿店,开始有一半的经营者都是天津市区人承包的。20多家店能坚持到现在的,只有两三家。”王女士说,今年下半年等5年租约到期后,她也不准备续租了,把有限的资金都用在石佛村这边。

上半年民宿经营者都不好过

今年上半年,“远山近舍”累计的营业时间只有两个多月,春节高峰期基本上错过了。在后来的日子里,天津本土疫情一直反复,清明节、端午节、“五一”,上半年这几个大的节假日,一个都没赶上。

即使在营业的日子里,突袭而来的疫情再加上暴雨天气,让王女士的情绪也有些焦虑。“有时客人上午刚到,下午我们就得劝返人家,这对我们和客人来说都是损失。”王女士有些无奈地说,“五一”期间好不容易营业了,恢复前检查整改,往复4次,又拖了好几天。

截至目前,王女士的“远山近舍”民宿还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我们就只能咬牙扛着,不断反复的疫情,也让大家都很无奈。”王女士表示,影响民宿行业的最主要原因,其实并不是游客的出行意愿,而是能不能营业,大家都期待着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防疫政策能够宽松一些。

真正的经营者会坚持留下来

谈到坚持把民宿干下去的动力,除了对这个行业仍然有一份热爱以外,王女士认为,其实经过这几轮疫情,整个蓟州的民宿和农家院市场,淘汰了一批想挣快钱的投机者,真正想干的,能够在运营上下功夫的商家,才能持久做下去。这一轮洗牌,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好事,因为有些商家急于抓现钱的心态,都在降低价格,尽快收客挣钱,使得民宿整体的市场价格有所降低。但对于民宿经营者来说,这有点饮鸩止渴的味道。进入7月,随着暑期的到来,市场也越来越好,上半年颇有些冷清的院子里又逐渐恢复了烟火气,到了周末客人多时,甚至需要加雇人手帮忙。

王女士今年的愿望,就是好好利用下半年的市场,能把上半年赔掉的本钱挣回来。这也代表着天津众多受疫情影响的实体业主的心声,这两年,大家都太难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lbc-app.com